经典案例

【移民法】惨遭移民中介坑骗、持有三个BVE的黑民留学生重获签证

2018年,客户申请学生签证被拒。当时,客户已移民至澳洲多年的姑姑向其推荐了一家自己认识了十几年的移民中介。于是,客户很放心地委托该中介进行签证办理。


办理期间,所有的交易均为现金,没有任何收据;同时,该中介声称自己是移民律师,而非仅仅只是一个中介。


客户本身申请学生签证的材料十分齐全,因此于2019年成功申请AAT(澳洲行政仲裁委员会)。


一般来说,在AAT成功后,依旧需要在35天内对签证做进一步处理,包括去移民局重新取回原本的学生签证,或者递送重新审批。然而,该中介没有在AAT规定的时间内帮客户重新申请学生签证,递交AAT的申请决定,导致客户错过了规定时间,在澳洲成为了“黑民”。


同时,该机构一直隐瞒这一事实,直至移民局电话联系客户,客人才知道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黑”在澳洲两个月了。


客户发现自己成为黑民之后,立即联系了该中介,而中介仅帮客户申请了过桥签证,并且告诉客户现在已经无法挽救了,让客户转而申请医疗签证,或者保护签证。


一筹莫展之下,客户寻求AHL法律的帮助。AHL法律律师先与客户分析了所有的情况,帮助客户更新了过桥签证,试图在此期间为客户争取到可以在澳洲境内递交学生签证的可能性;但是移民局并没有批准。


在此期间,AHL法律同时协助客户向移民代理登记机关办事处(MARA)投诉该移民中介,并发送了律师信给到移民中介为客户要求赔偿。


但由于移民局不接受在境内递交学生签证的申请,客户不得不先返回中国。


重新为客户递交学生签证时,AHL法律遇到了以下三个难点:


1. 客户曾3次持有BVE(过桥签证E), 记录十分不乐观; 
2. 7月份移民部要求客戶解释

"compassionate & compelling circumstances affecting the interests of an Australian citizen, an Australian permanent resident";
3. 在相关规定和类似案例中,“被移民中介坑並不能作为合理解释, 因为签证申请人也有义务自己检查其当前Visa状态”。

AHL法律凭借着多年移民法相关的经验,从三个方面处理客户签证问题:

(i) Unintended consequence
由于无意后果而造成无有效签证,因此曾持有3个BVE;
(ii) Former student visa holder
前学生签证持有人,努力学习,也有明确的继续学习意图。
(iii) Compelling circumstances affecting the interests of an Australian citizen
姑姑和姑夫是澳大利亚公民,该中介为姑姑介绍,导致姑姑十分自责、担心和沮丧。


同时,AHL法律提供了一系列证据链加以完善:


1. 被中介坑,并且我们在积极维权,

2. 客户对于学习的出席率,成绩等;

3. 为客户准备的法定声明等


最终,AHL法律成功说服移民部,客户成功获批新的学生签证,并且没有因为曾经在澳洲黑掉而被禁止入境。


200318 50142 AHL Letter of demand to CTS DRAFT_页面_1_meitu_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