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中国:4006 28 28 11  澳洲:1300 91 66 77

最新动态

庭审分析:时长不会超过三十秒

 



没错,三十秒!

高云翔不会到庭,最多在屏幕上露一脸。

记者想在法庭门口拦截拍照目前没有可能,只有等保释成功最后开庭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

解释和分析:

整个案件审理过程请参考 一图看懂高云翔案处理流程

保释流程请参考:高云翔案的保释:回中国可能性有!

4月5日的所谓开庭,实际上是Mention, 以前香港翻译成“过堂”,过堂和开庭不同,,过堂只是案件程序管理上的交流协商(如果有分歧就由法官决定)不会进入任何实质性的庭审。

这样的过堂在一些大案件中会有几十次。

唯一有可能的变化是:“保释”是否当场进行

但是严格来说保释不是过堂,保释是“副程序” 保释的判断和什么是“副程序”请见“一图看懂高云翔案处理流程高云翔案的保释:回中国的可能性有”。保释可以在任何时候进行,可能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在进行了。

保释在新南威尔士州规定只能够申请一次(以前可以申请无数次),不成功就只能够到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院上诉,上诉失败以后除非有案情重大情况出现或改变,保释申请就不允许再提出,直到案件审结。

保释申请通常只要和法庭提前两到三天通知即可,如果有特别情况可以当天提出。代理敏感案件或者媒体追踪案件的辨方律师通常会避开正常过堂日期,以减少媒体的关注度。而媒体通常在法庭“埋”有线人,辩方律师和媒体的博弈也可以写一本书来讲。

如果我代理此案,绝对不会在4月5日当媒体、吃瓜群众、打酱油的济济一堂的时候在法庭当场进行保释申请或者告知法庭下一次将在什么日期做保释申请。

我会:

要么现在已经悄悄地在联系法庭进行保释安排了,要么在4月5日的过堂上含糊提一下保释申请会择日通知法庭。

 

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院

 

被告高云翔会不会出庭?

很多年以前,在大家还在用电话线拨号上网的时候新南威尔士的重罪法庭已经开始用视频出庭了,但是视频出庭只会在过堂的时候用。

过堂的时候被告必须到庭,除非有法官命令可以豁免。而最后的庭审以及一些重大的副程序审理,当事人也必须到庭。

以前的过堂被告全部会从监狱统一“装车运往”法庭然后再解押回监狱,解押时候的警力和费用且不说,经常会有事故发生。

所以,4月5日当天如果仅仅是过堂,那么高云翔只不过在镜头前露一脸,通过法庭墙上的大屏幕出现在法庭。法庭的值班中文翻译会通过法庭电话用中文告知被告法庭上的对话,翻译严禁和被告沟通除法庭对话以外的任何信息。

顺便说一句,新州监狱的制服是墨绿色的。

 



所以开庭当天会有几十个穿墨绿色制服的当事人挨个出现在法庭屏幕上,每出现一个被告,对应他案件的辩护律师会到在法庭前一个非常大的桌子(也叫“Bar Table”)前做一个“毫无表情”非常程式化的行为,就是告知法庭本案的下一步的时间表,而许多“老鸟”在开庭前短短几十秒(没有错,还是“秒”)就会和检察官达成下一步日程的协议。

然后被告退出画面,下一个被告再进来,周而复始,一直到休庭。

顺便说一下,高云翔案所在法庭的时间表通常是这样的:

10点到11点半左右开庭,然后上午茶(没错,是上午茶!)半个小时,通常会延迟到四十五分钟,然后再开庭,然后一点午休吃饭,下午两点继续,有的法官会在三点左右再来一次下午茶,然后休息时间照例是说好的二十分钟延长到半小时。四点法庭休庭,明早再来。

一天可以处理的案件大约在三十到四十件,有时也会较少,完全看“市场行情”。

再顺便说一下,这级法庭法官的年薪大约在十几万澳币(一澳币大约兑换五元人民币)。

 



什么时候可以申请保释?

假如高云翔的律师决定当天进行保释申请也完全可以,完全看法庭法官的安排。

假如该法官手上案件不多就可以当天审理,但是绝对不是在律师提出了以后马上审理。

如果该法官手上案件多的话就会转到其他在同一个法院里面的另外法庭审理,完全看其他法庭哪个法官有空。

这个时候是律师和法庭系统的博弈。

做律师时间久了都知道哪个法官心慈手软,哪个法官容易批准保释,对我们辩护律师来说,有“好”法官之说和抽到“好”签之说。

就比如高云翔案所在法院有一个法官的私底下的绰号叫做“从不保释”,我如果今天去法庭为被告做保释申请,看到法庭排(计算机排的)这位“从不保释”法官审理审理我被告的保释申请,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假如今天我是为被告去过堂,而过堂法官是“从不保释”法官,他面前的案件非常多,但是另外几个法庭的法官面前的案件都不多,而我的案件的保释申请其实已经准备好了,在当天可以进行,在这个时候我一定会告诉法官我的被告今天会要求做保释申请,根据目前态势,避开“从不保释”法官当天审理我的被告的保释申请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